当前位置: > 中评电讯 > 察哈尔和平对话:如何应对中美贸易争端?

热点搜索

察哈尔和平对话:如何应对中美贸易争端?


察哈尔学会学术委员会主任委员、国际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国际关系学会副会长胡伟(中评社 李娜摄)


和平对话现场(中评社 李娜摄)


外交部外交政策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央外办原副主任、察哈尔学会国际咨询委员会联席主席吕凤鼎(中评社 李娜摄)


察哈尔学会首席研究员、中国人民争取和平与裁军协会副会长、中联部原副部长于洪君(中评社 李娜摄)


全国政协常委、外事委员会委员,察哈尔学会学术委员会名誉委员、国际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国际关系学会副会长、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院长贾庆国(中评社 李娜摄)


察哈尔学会拉丁美洲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上海大学特聘教授、拉丁美洲研究中心主任江时学(中评社 李娜摄)


察哈尔学会学术委员会委员、高级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军控与防扩散中心秘书长洪源(中评社 李娜摄)


察哈尔学会学术委员会委员、研究员,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经济贸易学院经济系教授龚炯(中评社 李娜摄)

  中评社张家口8月12日电(记者 李娜)“察哈尔和平对话2018”8月11日在河北省张家口举行,本届对话以“审慎应对中美贸易争端:维护和平发展时代主题”与“‘一带一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建立始于周边、惠及世界的新型国际关系”为主要论题。在“新时代中美关系与国际和平圆桌对话”中,与会嘉宾学者普遍关注到近期中美激烈的贸易摩擦问题,如何处理中美贸易争端早已不单单是经济问题,更涉及到国际局势与地缘政治领域,是当前世界和平发展面临的重要问题。

  察哈尔学会国际咨询委员会联席主席,外交部外交政策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央外办原副主任吕凤鼎在主旨演讲中谈到,中美贸易争端不仅是当前中美关系的突出问题,也是国际社会普遍关心的突出问题,必须从本质上看到以,第一,这次打的不仅是贸易战,也是保护主义与自由贸易原则之间的摊牌,是破坏与维护或者执行现行的国际秩序之间的斗争,更严重的是贸易战战场很可能扩大,我们必须要有充分的思想准备和对策。第二,卷入这次贸易战的不仅是中美两国,而是包括世界上几乎所有的贸易大国和贸易成员,这是国际社会与美国及其所代表的单边主义逆流的斗争。由于主要贸易大国的背景、诉求和承受的压力不同,形势还是非常复杂的,我们必须要随时追踪形势发展,认真地进行研判,善于处理各种矛盾,科学地提出应对之策。?第三,美国对中国发动贸易战是美国试图阻止中国崛起的战略一部分,这对于我国造成的损害不应低估。特别是在特朗普咄咄逼人的攻势面前,我们只能丢掉幻想,进行有理有据的斗争。甚至要有打持久战的准备,直到美国打不下去为止。

  察哈尔学会学术委员会主任委员、国际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国际关系学会副会长胡伟将中美关系从长周期、短周期和事件来看。中美贸易为一个事件,他认为,美国的衰落应该是一个长周期,而不是马上就衰落的。在今后相当长的时期,中国的综合国力难以超越美国。同时中国的崛起还面临诸多的难关和很多不确定性,中国的崛起和世界领导权的转移是一个长周期的事件,这个趋势是存在的。就短周期而言,他认为短周期是中国发展的战略机遇期,一般是用十年、数十年的眼光来看,本世纪头二十年还是中国发展机遇期,从美国来看就是对华政策的战略取向和调整。

  胡伟指出,不管中美贸易战有多大,它仍是一个事件,不能以牺牲长周期和短周期的利益为代价而换取这样一个事件。他认为中美贸易摩擦可能带来的后果存在正和、负和、零和三种可能性。当前中美贸易摩擦正在从“囚徒困境”走向“你死我活”,已经进入到“负和博弈”和“小鸡游戏”的状态。对此,要小心地研判,涉及到特朗普个人的影响因素。他认为特朗普发动贸易战并不是针对中国,也不是传统的美国“鹰派”遏制中国,只是想平衡贸易逆差,即“并不是要命,只是要钱”。特朗普目前已经开始向主流回归的迹象,美国战略不能以中国和俄罗斯同时为敌,我们现在最重要是进行精确研判,达成共识。

  中国人民争取和平与裁军协会副会长、中联部原副部长、察哈尔学会首席研究员于洪君表示,中美贸易战是全球贸易战的一个环节,只是我们这个环节分量很重,影响比较大,可以说是牵一发而动全身,所以包括整个国际社会都在高度关注。他认为美国“一家独霸”的格局终究会改变,多极化进程还会持续,世界在朝着民主化发展,全球化是不可改变的,国与国之间的经济、人文、安全领域的交流对话协调合作是总趋势。所以在这种世界格局深刻变革,战略深刻调整,世界互换新的合作范式,美国对外政策很大程度上带有冷战时代的痕迹的环境下,我们还是要坚持在维持巩固现有国际秩序、国际规则前提下谋求新的发展思路、合作思路、寻求新的合作发展、联动发展新路径。

  于洪君表示,中美贸易战不会长期打下去,我国发展前途还是光明的,同美国的距离还会逐渐缩小。我们应该保持他充分的自信,尽管经济战向政治蔓延,向安全领域拓展,中美关系复杂性可能会超出我们想象,但是全球力量格局和战略态势决定中美之间不会出现全局性的军事上对抗。我们要保持战略清醒与战略定力,既有短期谋划长远考虑,既见招拆招又有主动出击,最大可能的利用国际上一切可以利用的积极力量。

  全国政协常委、外事委员会委员,察哈尔学会学术委员会名誉委员、国际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国际关系学会副会长、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院长贾庆国表示,应对中美贸易争端背后的挑战,首先一个稳定和建设性的关系是中国不可或缺的条件,在妥善应对特朗普、应对贸易问题上挑衅的同时,扭转美国对中国政治生态恶化的趋势,我们的对策应包括三个方面的内容:减少遏制派遏制中国的借口;给予价值接触派以希望,争取他们的合作;加大国内改革和力度,创造既有利于可持续发展,也符合他国利益的公平市场竞争关系。

  察哈尔学会拉丁美洲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上海大学特聘教授、拉丁美洲研究中心主任、博士生导师江时学对中美贸易战的根源问题、态度、影响和政策等方面提出自己的观点和疑问,这次贸易战的根源是什么?这是我们首先要搞清楚的问题。第二是中国如何应对,有人说赶紧认输,少受损失;有人说不行,应当和美国决一雌雄,打持久战。第三个关键词就是智库,目前中国智库在贸易战中发挥的作用非常有限,需要从体制和机制上保障沟通能够更加顺畅。第四,学者与社会各界的意见能够如何影响到高层决策?此外,他还表示了对国际社会包括WTO等国际组织及对话机制在贸易战问题上无能为力的失望,并指出贸易战的影响是双重的。

  江时学认为,对于中国而言,“稳”是我们面临的巨大负面挑战。前景的预测取决于我们对贸易战性质的判断以及如何应对,对贸易战性质是怎么判断,采取什么应对措施就会产生什么样的前景。因此,我们当前需要制定应当贸易战的具体举措,如是否应该停止和减少对美国的稀土出口、抛售美国国债、人民币贬值、放松对朝鲜的制裁,限制美国汽车在中国的市场等等。最后,无论如何应该说这次中美贸易冲突对于中国经济危害性小于2008年金融危机对于中国的冲击,我们应当保持一定的信心。

  察哈尔学会学术委员会委员、研究员,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经济贸易学院经济系教授龚炯表示,贸易战未来可能还会升级,特朗普的贸易战有应付在国内压力的考量,面对中期选举民主党方面的压力,为了转移视线而升级中美贸易问题;以及退出伊朗核协议也会给中美贸易争端火上浇油。但从长期来看,中美已经进入了竞争时代,进入WTO后搭便车的时代已经结束了,接下来希望走向全面竞争而非对抗。中美间可以将竞争发展为一种和平的、公平的、比较良性的竞争,特别是技术发展创新能力的竞争。目前,美国的创新机制与社会仍是非常有活力的,我们紧迫的需要进行改革长期提升我们的创新竞争力。

  察哈尔学会学术委员会委员、高级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军控与防扩散中心秘书长洪源表示,这次贸易战看似是中美贸易争端,但我们需要改变贸易争端的观念。贸易争端是重商时代的词语,已经不能描绘中美利益交错的格局以及中美之间的联系和交往及种种冲突。美国国内基本上已经形成了共识,认为中国将和美国形成两极争霸的世界格局,在中国发展、中美接触、遏制等问题上已经没什么人为中国说话了。中美之间形成的全面结构性对抗其实是由对地球资源的消耗及两边实力对比形成的两极体制所决定的,是不由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当前中美实力对比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们进入到了一个新时代,这也就是中国对外政策和对外结构的转变的开始。我们可以从持久战的方式硬碰硬,可以从“背后打”、“侧翼打”等36计,但要避免“死打硬拼”的笨方法。美国也必须早日认识到“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美国重新全面冷静正确的解构中国的实力,停止中美之间的全面对抗才能避免新的冷战和热战。

本文网址:http://www.hongfuyang.com/25859.html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

?
246天天好彩蓝月亮精选